用货币政策加强预调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10月24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同时对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自同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记者就此次降息降准及放开存款利率上限采访了央行有关负责人和相关专家。

    经济增长需要运用货币政策工具加强预调微调,创造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

    当前,国内外形势依然复杂,我国经济增长仍存在一定的下行压力,需要继续灵活运用货币政策工具加强预调微调,为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降低存贷款基准利率,主要是根据整体物价的变化,保持合理的实际利率水平,促进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加大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央行对基准利率的调整一般主要观察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的变化,但也要适当参考GDP平减指数。当前我国物价整体水平较低,因此基准利率存在一定下调空间。

    此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主要是根据银行体系流动性可能的变化所作的预调。近期外汇市场预期趋于平稳,外汇占款对流动性的影响基本中性。未来影响外汇占款变化的因素仍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加之10月份税款集中入库将相应减少银行体系流动性,因此需要通过降准释放部分存款准备金,以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

    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认为,此次降息降准反映了最近一段时间宏观经济情况变化对货币政策的要求。一方面,实体经济仍然面临着不少下行压力,三季度同比GDP增速比上半年继续略有减速,投资增速也继续放缓。另一方面,虽然CPI涨幅由于猪肉价格的因素有所上升,但由于石油价格再度下跌、国内产能过剩等原因,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的降幅继续扩大。另外,国际收支的情况也在发生变化。为了巩固前期稳增长措施的成果,维持实际利率的基本稳定,保持充足的流动性供给,仍有必要适度调整基准利率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虽然今年实现经济增长目标问题不大,但从未来经济运行看,要让明年初的经济保持平稳,不再下一个台阶,就要综合考量并让货币政策发挥更大作用。而CPI、PPI的相对低位,也为货币政策调整提供了一个好的时机。

    这次降准,不仅有“普降”,也有“定向”。央行有关负责人介绍说,在此前的6次定向降准中,按家数计算累计已有97%的金融机构享受了定向降准政策,在激励金融机构支农支小方面取得了一定效果。根据政策实施情况,此次人民银行调整优化定向降准标准,对符合标准的金融机构额外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连平说,这次降准有望释放6000亿—7000亿元的流动性,有助于“对冲”外汇占款下降所带来的影响,保证基础货币的适度投放。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货币政策总体上仍是稳健的。下一步,货币政策将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加强预调微调,为经济平稳增长和转型升级继续营造松紧适度的货币条件。要把握好调控力度,既要防止结构调整过程中出现总需求的惯性下滑,又要防止债务率过度上升导致杠杆率过快提高。

    发挥市场优化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推动经济增长方式转变,需要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

    央行有关负责人说,我国经济正处在新旧产业和发展动能转换接续的关键期,为了更充分地发挥市场优化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推动经济增长方式转变,需要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当前,我国物价涨幅持续处于低位,市场利率呈下行趋势,也为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提供了较好的外部环境和时间窗口。

    放开存款利率上限的市场条件也已成熟。目前,金融机构的资产方已完全实现市场化定价,负债方的市场化定价程度也已达到90%以上。人民银行仅对活期存款和一年以内(含一年)定期存款利率保留基准利率1.5倍的上限管理,距离放开利率管制只有一步之遥。从实际情况看,我国金融机构的自主定价能力已显著提升,存款定价行为总体较为理性,已形成分层有序、差异化竞争的存款定价格局。主要商业银行对放开存款利率上限已有充分预期并做了大量准备工作,“靴子”落地有利于进一步稳定预期。此外,大额存单和同业存单发行交易有序推进,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不断健全,存款保险制度顺利推出,也为放开存款利率上限奠定了坚实基础。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在此背景下,人民银行决定抓住有利时机,寓改革于调控之中,结合货币政策调整,对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村镇银行、财务公司等金融机构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这标志着我国利率管制基本放开,金融市场主体可按照市场化的原则自主协商确定各类金融产品定价。

    放开管制后,会不会造成各家银行“抬价”抢存款的现象?连平认为,放开存款利率上限不会有太大影响。此前,存款利率上限已经放到基准利率的1.5倍,但银行的实际存款利率总体在1.2—1.3倍之间。当前市场流动性较为宽松,存款类金融机构不缺存款,没有高息揽存的冲动。

    马骏表示,放开存款利率的上限是利率市场化的大势所趋。目前通胀率较低,流动性较为充裕,前期已经数次上调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放开了一年期以上存款利率的上限,允许同业和大额存单的发行……这些措施已经基本释放了利率上行的压力。因此,现在是放开存款利率上限较为理想的时机,同时宣布降低基准利率也为控制这项改革的风险提供了额外的“保险”。

    标志着利率市场化走出关键性步骤,未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是否意味着利率市场化已经完成?连平认为,这标志着我国利率市场化走出了关键性步骤,但未来依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构建市场化的利率体系,以及央行如何更有效地调控这个体系等。马骏则表示,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是利率市场化的重要里程碑,但还不是利率市场化进程的全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的另外两项重要任务是强化金融机构的市场化定价能力和进一步疏通利率传导机制。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取消对利率浮动的行政限制后,并不意味着央行不再对利率进行管理,只是利率调控会更加倚重市场化的货币政策工具和传导机制。从这个角度讲,利率市场化改革将进入新阶段,核心是要建立健全与市场相适应的利率形成和调控机制,提高央行调控市场利率的有效性。一是通过央行利率政策指导体系引导和调控市场利率;二是各类金融市场以市场基准利率和收益率曲线为基准进行利率定价;三是进一步理顺利率传导机制。

 
润晟春雪资料
版权所有:青岛润晟春雪会计培训学校    Copyright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鲁ICP备030042321号  
青岛会计培训学校 青岛润晟春雪会计培训学校-搜索关键字:青岛会计信息网 青岛会计从业资格考试 青岛会计证考试时间